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思亮 > 微博封杀虎嗅背后:平台霸道强势 自媒体傲娇无力

微博封杀虎嗅背后:平台霸道强势 自媒体傲娇无力

微博封杀账号或第三方服务平台早已不是新闻,百度搜索相关页面高达341万条之巨,这其中不仅有微信公众号,也有虎嗅网。

可能是一篇文章惹恼微博/新浪公司,虎嗅官方微博账号日前突遭封禁,由此引发业界热议媒体与公共舆论平台之间利益博弈,比如免费服务平台与言论自由利害冲突边界点在哪,媒体在商业公司搭建的公共舆论社交平台上究竟拥有多少言论自由空间等等。

由于暂无详实可靠证据判定此次封号来自公权力部门意志,更像是虎嗅激怒微博/新浪高管而遭到毁灭性报复。笔者无意探讨虎嗅与微博/新浪,曹国伟等人之间究竟有哪些恩怨与利益瓜葛,以及评价围绕双方共同金主阿里巴巴以及马云的各种真假难辨阴谋论。

平心而论,微博封杀的账号和第三方服务平台实在太多太多,欠了不少人情债。而与微信公众号和大V遭封杀不同,虎嗅被封杀导火索源于一篇文章《新浪早已掉队,曹国伟为何增持》,该文认为新浪,搜狐,网易曾经并驾齐驱,如2007年新浪营收是搜狐的130%、网易的81%。而2015年第三季度,新浪营收是搜狐的43%,网易的22%。由此虎嗅认为新浪已经“掉队”,还猜测新浪CEO曹国伟突然成为第一大股东背后的商业利益算计,言辞甚为犀利。

长久以来,公众早已形成拿人手软,吃人嘴短的思维定势,即在他人地盘做客,不宜揭人短,同时理所当然将此法则延伸到公共论述平台,在不少人眼里,虎嗅在微博平台非议微博/新浪及相关领导人,无异于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

为此不少人支持微博CEO王高飞封号之举,认为微博只是商业机构,虎嗅享受微博提供的免费传播服务权利,理应遵守维护微博利益的义务,简而言之就是不宜在微博平台散播微博/新浪以及相关领导人是非,尤其是触犯其商业利益的负面言论,否则很可能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且咎由自取。

虎嗅在此次事件究竟是公众利益“看门狗”,还是发泄一己之私的“咬人疯狗”值得商榷。然而突遭微博封号,虎嗅自认“因言获罪”,连发数文讨伐微博/新浪,一副得理不饶人的高姿态,试图占领道德和舆论制高点,也间接形成“虎嗅骂人,却不允许还手”傲娇观感。

对于微博封号是否有理有据,有人列举出用户需遵守微博协议的4.9.7条款:即不得以任何形式侵犯新浪或微梦公司的权利和/或利益或作出任何不利于新浪或微博公司的行为”。意为在微博平台上,新浪或微博的利益不容侵犯,可见虎嗅也是被微博/新浪认定“触犯”到自身利益。

然而微博作为免费的公共舆论社交平台,除了提供无障碍沟通技术支持,保障用户的安全隐私不被泄露和非法窃取,也应保障相对自由的言论传播服务。如若自认免费就是免责,以及独享不受约束的无限裁量权,如此运营思维仍然停留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小农经济时代,以及“我的地盘我做主”的山头大王心态,这与微博苦心搭建的公共舆论平台属性背道而驰。

至于此次虎嗅散播微博/新浪的相关言论,是否真实可信,亦或涉嫌造谣违法,读者心中自有判定,微博和新浪大可展开公开论述,比如辟谣澄清,必要时可寻求司法评判。微博粗暴封禁虎嗅账号,更像是相关高管一怒之下做出的仓促决策,这对早已上市的微博和新浪来说,算不得理性经营行为,徒增打压言论自由之虞。

试想,如果虎嗅常年造谣成性,传播观点多为无耻谰言,或是习惯于恶意攻击他人,自有法律法规、商业利益以及公众舆论制裁。比如网站遭关停,相关负责人被惩处,广告客户锐减,形象破产等等。但在当下的新媒体领域,尽管褒贬不一,虎嗅仍然是新媒体标杆性代表之一,不久前申请挂牌新三板更是奠定自身在业界难以忽视的影响力。

笔者认为,在当下的新媒体时代,传播渠道早已呈现过多元化趋势,微博明知封禁账号,并不能阻挡言论在其他渠道传播,还是冒着打压舆论的风险,出手封杀虎嗅在自家平台存在感,寻求掩耳盗铃式耳根清净,实质只是维护自身利益的一种无奈自保,只是吃相有点着急。

虎嗅与微博之间恩怨交锋,在充斥铜臭味的商业社会,更像是一场在“言论自由”大旗下的利益博弈,不仅考验双方雅量和民主素养,也是在试探各自的利益底线。对虎嗅来说,失去微博这一重要传播渠道,如同自断一臂,至于将来是否会重归于好,要看二者如何寻求利益妥协了。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原本应与虎嗅结为命运共同体的自媒体,此次不仅没有大规模积极响应,反而是一副幸灾乐祸模样。究其原因,表面上是大量自媒体人对虎嗅严苛的审稿制度,以及冷酷无情的拒稿评语不满,认为伤害到投稿心情和写作兴趣,实质是虎嗅频繁拒绝作者传播需求,尤其是传播夹杂各种商业利益的言论,出口不逊还挡人财路,实属作死。

当下商业公司搭建的强势公共舆论社交平台,普遍拥有不受约束的无量裁定权,没有强有力的制衡机制存在,媒体个体力量卑微依旧,虎嗅今天的遭遇,也是广大自媒体们面临的集体宿命,敬请哀矜勿喜。(完)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