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思亮 > 赌政策拼融资碰运气:互联网巴士的2016“生死劫”

赌政策拼融资碰运气:互联网巴士的2016“生死劫”

在共享经济如火如荼的当下,客源、车源和定位都高度存疑的互联网巴士市场究竟是否为伪命题,或是创业过度催生的无聊产物,还没等到市场深入检验,大量创业者在资本怂恿下一窝蜂上前试错,很快便成红海一片,尽管他们都知道易到巴士只活了3个月,考拉班车半年便功亏一篑。
 
一年获得4笔融资,起源于深圳的嘟嘟巴士算是互联网巴士代表之一,笔者近日采访其CEO刘逸洵,他坦言不少巴士公司没有看清楚市场真正需求之前,盲目烧钱获取用户,开路线拓市场,是非常危险的自杀行为,此外对市场变化反应速度不够快,很容易变成尾大不掉的巨大危机,2016年还会有很多“没想明白”的巴士公司倒闭。
 
资料显示,嘟嘟巴士成立于2015年1月,4月上线运营,目前拥有自营加合营线路1200多条,已在深圳、广州,北京,桂林,珠海、香港、澳门等多地开通线路,巴士场景覆盖上下班通勤班车,周边游巴士直通车、机场快线,城际客运等,自称平台用户达到50万,满座率83%以上,6月份获得梅花、险峰机构1200万元的Pre-A轮融资,9月完成5200万A轮融资,2016年酝酿B轮以及C轮。
 
谈及创业初衷,刘逸洵认为出行市场被滴滴快的和Uber暂时领先,但二者只满足一对一短途用车需求,而诸如每年春运、平时周边旅游等场景的中长途需求比短途用车需求流水还要大,只是渗透率低,出行却是一个高频刚需的万亿级的市场,由此判断中长途需求将会是未来共享经济的出行方式。
 
然而摆在刘逸洵面前的互联网巴士市场,远比专车市场更残酷。比如尽管滴滴“一对一”打车软件收获巨大成功,但以嘟嘟为代表的“一对多”互联网巴士,更多属于大中城市拥挤不堪上下班通勤人群,或是对短途旅行、城际交通有需求的边缘用户群,市场想象空间顿时狭窄不少。
 
纵观当下的互联网巴士市场,各家普遍采用与运输或旅游公司合作方式,在特定时段由第三方提供车辆和司机,互联网公司更多是提供信息平台,用于调度车辆以及收集和解决用户需求,倘若巴士提供的服务和产品无法超越公交、地铁等传统公共交通现有水平,则难以充分发挥大数据收集和分发平台的巨大价值。
 
此外,嘟嘟最重要的上下班通勤用户对准点率要求很高,在高峰期运力吃紧,拥堵严重的特殊情况下,对于绝大部分上下班人士来说,如果嘟嘟巴士不能有效缓解准点到达刚需,其煞费苦心提供的所谓个性化差异服务,诸如早餐、水、Wifi、音乐、游戏、报纸,孕妇专座,急救药箱,雨衣,移动社交平台等等增值服务都成了无源之水,没有多少人愿以晚点为代价体验上述可有可无的短暂服务,毕竟迟到几次可能连工作都丢了。
 
如若实现与公交车和地铁相同标准的准点率,对于收发车时间、行车路线都相对固定的嘟嘟巴士来说,如何平衡准点与舒适度、票价成为重中之重,如若不能拥有类似公交专用通行车道,超载无罪等特权,票价和准点优化空间势必会大打折扣,倘若聚焦节假日及周边短途旅行市场,则很难形成规模效应。
 
初步获得资本市场认可的嘟嘟巴士,可能也不敢想太多。刘逸洵坦言嘟嘟正式运营才8个月,明年市场很难预判,在业务模式未完全清晰之前,嘟嘟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提升盈利能力和优化业务,比如更加注重营造用户群的社群属性,严格执行线路优化的标准,同时拓展更多异业合作模式寻求自保。
 
嘟嘟前期选择大中城市公共交通作为业务突破重点,势必会触动到公交车、地铁、巴士公司等传统既得利益代表,他们常年坐拥巨额财政补贴和各种政策支持,在价格、班次、辐射范围广度和深度、速度、甚至通行特权都拥有难以比拟的优势,互联网大巴试图在舒适度和增值服务领域撬开市场缺口,但前景似乎没那么容易实现。
 
针对嘟嘟发展壮大可能会冲击传统巴士利益,刘逸洵则颇为乐观的下赌注: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中央政府都对智慧出行非常感兴趣也给予高期望,政府也希望有更多来自互联网的新鲜血液激活传统行业的活力,政府擅长扮演资源整合和效率提升者角色,故政策因素对于嘟嘟巴士而言,一方面是壁垒,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机遇。
 
此外,刘逸洵对效法打车或专车大战的运营策略不以为然,自认互联网巴士应警惕陷入这样的恶性循环,即用免费和低价人为创造或扩大一个需求,然后又为满足这个需求拼命的填充资源,中长途出行领域不是拼资金,而是拼精细化运营的能力,提升用户体验及巴士社群功能等,嘟嘟能在今年9月能拿到A轮融资,在于很早就摒弃单纯靠低价补贴的方式去快速拓展用户,而把更过的精力放在现有路线和业务的优化上。
 
然而对广大用户来说,低价始终是难以拒绝的诱惑,也是影响消费行为最重要因素之一,从刚刚过去的“双十一”可以明显发现,价格战仍然是市场竞争永恒主题之一,简单粗暴的低价依旧是各方不可或缺的揽客利器。就像京东扬言不再打价格战,随即遭外界质疑已无实力,只能硬着头皮再战。
 
互联网巴士商业模式也大致如此,前期需要通过大量补贴教育市场,这就要求企业兼具良好的融资和开拓市场的能力,一般创业公司很难在完成商业模式前得到充足资金支持, 否则很可能提前夭折。如何快速占领全国主要城市巴士出行市场,初步形成马太效应,同时得到资本市场充分授权和认可,“轻资产”的嘟嘟们如何平衡与“重资产”巴士公司深层利益博弈,将成为2016年面临的最严峻的生存考验课之一。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业的浮躁混沌的当下,创业者在一个困难重重小众市场增加多少用户并不重要,能否快速形成独角兽公司才是重中之重。嘟嘟巴士成立不足1年完成种子、天使、Pre-A,A轮4笔融资,算是翘楚级创业者,此时如果诘问更多细节和期望,似乎有吹毛求疵之嫌。但略显小众的巴士出行市场是否只是伪命题,或只属于少数巨头们的市场,这是摆在1988年出生的刘逸洵最直接的拷问,嘟嘟何时才能有固若金汤的“护城河”,或许明年就能得到准确答案。(完)
 
 
对话嘟嘟巴士CEO刘逸洵:
 
 
1:嘟嘟在2015年获得4笔融资,表现抢眼,2016年计划通过哪些行之有效的策略快速占领市场?
 
 
刘逸洵:准确的讲,从2015年第三季度开始整个资本市场的寒冬已经开始,投资人的投资思维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资本市场不再会单纯盲目地关注平台的规模和用户量,而会把关注点更多地转移到企业的盈利能力,资金正流向问题,2016年这种趋势将越来越明显,嘟嘟之所以在9月还能拿到A轮融资,根本在于很早就摒弃单纯靠低价补贴的方式去快速拓展用户,而把更过的精力放在现有路线和业务的优化上,我们觉得很稳是对的。
 
2016年在整个资本寒冬未结束和业务模式未完全清晰之前,嘟嘟巴士还是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提升盈利能力和优化业务模块上, 我们会更加关注用户的体验,更加注重营造用户群里的社群属性,严格执行线路优化的标准,同时拓展更多异业合作的模式。
 
 
2:2016年计划有几轮融资?随着巴士市场规模越来越大,可能会触犯到公交行业利益,如何处理未来的政府关系?
 
 
刘逸洵:2016年计划中主要是B轮融资,C轮融资如果能达到是最好的结果,但是嘟嘟巴士到现在也才8个月,后面12个月能在大家的努力下获得怎样惊喜,说实话真的很难估计,目前我们在正在加紧备战B轮。
 
巴士运输行业是一个非常传统但规模庞大的行业,传统的力量非常的强大,加上政府行政政策的支持,更加有无可比拟的优势。但与此同时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中央政府都对智慧出行非常感兴趣也给予高期望。嘟嘟必然要冲击到传统的利益,但对于政府而言可以更多地扮演资源整合和效率提升者的角色,毕竟政府也希望有更多的来自互联网的新鲜血液激活传统行业的活力。
 
所以政府政策因素对于嘟嘟巴士而言,一方面是壁垒,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机遇。对于这方面我们已经有强大的公关媒体部门在处理相关的事宜,目前的与政府部门之间的沟通是顺畅的,没有遇到太大的问题。
 
 
3,易到巴士3个月,考拉班车6个月就退出大巴市场,嘟嘟对此有哪些经验和启示供分享?
 
 
刘逸洵:其实不仅是易到,考拉,接下来还会有很多没有想明白的巴士公司倒下去,从中可以得出两个东西:一是,在没有看清楚市场到底需要什么之前,盲目地烧钱拿用户开路线拓市场是非常危险的自杀行为,对市场变化的反应速度不够快,很容易变成尾大不掉的巨大危机。
 
 
二是更多的竞争对手被市场自然淘汰,则意味这搅局者越来越少,剩下的玩家可以更加专注在提升服务和优化业务上,这说明一个越来越成熟的互联网巴士市场正在慢慢形成。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