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思亮 > 炮轰百度已成可怕的“政治正确”?

炮轰百度已成可怕的“政治正确”?

五一期间,笔者朋友圈突然被21岁青年魏则西之死刷屏,百度再次成为各方口诛笔伐的焦点,面对铺天盖地的喊打喊杀,如果有人试图探究此次事件百度的分工,往往会被招致一边倒唾骂,网络上似乎只有指责百度的言论自由。

暗藏在百度搜索结果下的各种“恶”,早已不是新闻,多年来却屡禁不止,想必与各种难以割舍的利益博弈有关。而在莆田系医院庞大的“作恶”链条中,百度只占其一,但公众却认为“万方有罪,罪在百度”,则是一种不公平的网络霸凌。

李克强总理曾说过,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若政府此时想快刀斩乱麻止血,可在顶层设计加以强力约束,制定颁布“百度条款”,与禁烟一样叫停医疗广告,同时掀起医疗体系大整顿与规范,也是个不错的想法。

但这种一刀切的懒政思维,并非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理性选择结果。在医疗行业早已市场化的当下,政府试图通过行政手段干涉企业合法经营活动,而不是积极引导监管,显然有悖于简政放权主旋律。

在商言商,医疗广告长期成为百度营收不可忽视的重要组成部分,虽一直饱受外界抨击,但并未影响百度持续经营的心情。有观点认为,百度与莆田系诊所之间的“恶性”商业模式,间接加剧就医难,无助社会和谐,其心可诛。

但,这跟百度有什么关系?莆田系医院虽然近些年“声名狼藉”,但毕竟不是无证“黑诊所”,而是长期的合法存在,常年占据全国多个城市的黄金地段,多个卫视的黄金时间段,百度与合法公司进行的合法商业推广,何罪之有?

有人会认为,魏则西之死,是百度纵容莆田系医院集体造孽,罪不容诛。但是,作为占据垄断地位的推广平台,百度无法左右合法的“莆田系医院”治疗过程,也无权干涉其收费诊疗标准,也许只能干涉推广价格。

还有观点表示,360搜索可以拒绝医疗药品广告,百度为何就不能。要知道,百度把自己定位成一家商业公司,逐利是天经地义之事,保持不违法的底线,即为合法企业公民,与莆田系医院之利益分配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接受或拒绝医疗药品广告,也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自由选择,只要合法合规都值得尊重。

公众想当然把高标准企业责任感加在百度身上,百度显然不愿意接受这种有损其商业利益的道德绑架,也许二者的认知差距,构成百度常年被骂,医疗广告却屡禁不止的错觉,毕竟百度财报有相当一部分来自莆田系医院进贡。

不作恶,看似神圣不可侵犯,但只能流于企业口号中,在现实经营活动中,追逐利益最大化才是常态,商业利益与公共道德很难完全契合,有时甚至相悖。公众一厢情愿的泛道德化无助于解决具体问题,反而容易形成一边倒的“政治正确”民粹。

资料显示,“政治正确”起源于美国19世纪司法概念,主要是指在司法语言中要“政治正确”,即“吻合司法规定”或“符合法律或宪法”。到了20世纪80年代,逐渐演变成为“与占压倒性优势的舆论或习俗相吻合的语言”,在日常生活谈话中,凡不符合占压倒性优势的舆论或习俗的话,就被视为“政治不正确”。

当下,炮轰百度也是一种政治正确,有时候它以保护受害者之名,有时候它以正义之名,有时候它以意识形态为名,有人认为这是人类进步的表现,也有人对此嗤之以鼻,因为政治正确很容易模糊事件本身的意义,导致集体丧失就事论事的能力,“非黑即白”也是一种群氓式反智。

百度身上的“恶”,也是互联网商业形态下各种“贪嗔痴"集中体现,然而虚无的道德十字架很容易演变成另一种杀人利器,他让原本合法经营的企业被迫承担原本不属于自己的责任,弱化那些同样该承担责任的主体,造成新的不公平。(完)

推荐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