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思亮 > 被调查的百度,只是滔天舆论的狂欢?

被调查的百度,只是滔天舆论的狂欢?

短短几日之内,青年魏则西之死在社交媒体引爆了多轮舆论高潮,各大媒体不约而同将焦点对准竞价排名的百度,百度在这事中的责任毋庸置疑,但作为广告平台发布的角色,它只是整颗洋葱的最外层,现在唯独它被推到风口浪尖,是否有避重就轻之嫌?

真正该负责的是谁?

骂百度,它不亏。但如果只骂百度,亏的是老百姓。竞价排名,是一个行业的恶;魏则西之死,事关整个体系的黑幕。如果我们仅仅把目光聚焦在百度上,问题永远无法真正得到解决。

一方面,魏则西之死,涉及的是整个行业的黑幕。我们真正应该追问,事件发生后,武警二院的肿瘤科、主治医师作何反应?莆田系情形如何?医疗监管漏洞是否得到了改善?

早在2006年,卫生部就曾下文禁止公立医院私自承包经营,除非借由“特许经营”的路径获得审批。那么为何“莆田系”还能够渗入这么多医院当中,而公众丝毫不知?显然,政府的监管才是解决问题的源头,而非区区一个推广平台。

另一方,作为莆田系的“帮凶”,百度也只是冰山一角,其他搜索平台和电视媒体、报刊杂志多年侵染亦难辞其咎。

5月3日的《南方都市报》,头版是“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的报道,末版却是“广州男科医院”的整版广告,不可谓不讽刺。再看各家地方卫视全天的电视广告和“坐火箭”上涨的广告收入……天下乌鸦一般黑,利益面前,谁又能把自己拎得清?百度只是其中最容易被抓住的“出气筒”罢了。

为何百度成为最大炮灰?

那么,为何唯独百度成为了众矢之的,口诛笔伐者众?首先,魏则西事件发酵于一片特殊的媒体土壤。舆论学大师李普曼提出的“拟态环境”指出,大众传播活动形成的信息环境,不是客观的镜子式再现,而是大众媒介选择、加工,重新结构化后向人们所提示的环境。

简言之,受众所看到听到的,并非真实客观的世界。对于传统媒体而言,有些领域是永远无法逾越的高墙,持中调查事件只是费力不讨好,根本无法发布;对于自媒体而言,商业化的舆论环境使得一批自媒体将吸引粉丝量视为第一要务,一个讨巧的舆论角度比媒体责任感更具吸引力,”捡软柿子捏”指责百度,是件讨巧而不费力的事情,所以“集火”对准百度是最快成功的捷径。

其次,百度树大招风,竞争者众。竞价排名是互联网发展下的经济产物,这种商业模式不是百度的专利,而是一个行业的肿瘤。即便是谷歌还在中国时,莆田系同样存在于谷歌搜索的推广页面。但是目前百度占据互联网搜索最大份额,一言一行自然最受关注,墙倒众人推,趁乱分杯羹在所难免。

最后,受众需要一个发泄口。新媒体冲击下,传统媒体作为社会公器的角色日趋瓦解,互联网给予大众更多的信息量和更自由的发言权,但同时也让片面性取代了整体性,让感性的冲动压盖了理性的思考。最大的责任方被媒体掩盖后,愤怒的大众无疑需要一个发泄口,而百度是唯一能被看见并用来表达愤怒的靶子。

然而,魏则西需要的,不是围观,不是一场场的口水仗。法兰克福学派的马尔库塞提出的”单向度的人“应该为大众敲响警钟,面对甚嚣尘上的舆论,我们每个人都应坚守理性思考的能力,不要让愤怒掩盖了真相,不要轻易地攻击,然后轻易的遗忘,让真正该被问责的个人和组织逍遥法外。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