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思亮 > 易到“代表所有弱者”狂批微信:然后呢?

易到“代表所有弱者”狂批微信:然后呢?

最近一张谁家专车价格最便宜图片席卷朋友圈。当然今天讲的不是这张图,而是易到CEO周航撰写的《弱者也有权利发声》微博 ,大意是易到制作的一款比价遭朋友圈屏蔽,而滴滴等竞品们却可以大行其道,质疑腾讯不能因参与滴滴多轮融资就有双重标准,破坏竞争的公平。
 
挑战权威通常令人血脉贲张,BAT也是常年受创业公司指责。然而更为重要的是,创业者们如何在激情退潮后,还能与巨头达成更加优质合理解决问题之道,否则只是单纯的情绪宣泄,要么别有用心,要么是低情商。
 
“我给你写这封信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代表所有在微信里的弱者发声!”周航振臂一呼的救世情怀,颇有些浪漫主义色彩。在当下政治正确语境中,弱者是不能被指责或欺负的,否则就犯了为富不仁大忌。对易到来说,微信是最重要的营销渠道之一,如果遭封杀如同断其一臂,必须豁上身家性命讨说法,还要把幕后老板贾跃亭请出来施压微信。
 
 
马化腾也罕见在朋友圈留言回应,不知是无心之举,还是此事已上升到微信核心战略层,与此前屏蔽淘宝、支付宝红包等处理态度截然不同。要知道去年底Uber中国区各个城市的微信公众号遭永久封禁,微信认定为“部分公众帐号存在恶意营销,诱导分享,以及借助收集用户信息牟利的行为”,马化腾当时可是没吭一声。
 
笔者发现,整个事件起因源于老的不能再老的梗——诱导分享,这也是微信常年严打对象之一。易到认为他们在 7 月 12 日发布一个专车比价 HTML5 网页应用,当晚该应用已经遭到屏蔽,次日易到团队向微信提出申诉。而微信在回复中表示此次屏蔽原因则是因为这个应用中有一个引导用户分享至朋友圈的浮层。
 
易到在公开信中声称,易到第一次被封,微信团队没有任何告知。7月13日发公开信后申诉,7分钟解封神速开通;7月13日晚22:38再次发公开信回应后,7月14日上午微信团队邮件告知易到仍存在违规,域名又被封!微信对易到的封杀和解封,随意,随意,还是随意……是谁给了它上帝之手?
 
有人告诉笔者,在内容规则繁多朋友圈进行商业化营销要有如临深渊之感,稍有不慎就就有可能踩中防不胜防的“雷区”。针对是否违规,微信和易到各说一词,微信慢条斯理讲述前因后果,并提供解决方案,易到语气激烈,涕泗横流,还专门开了一场发布会痛批微信标准不一,“执法”不明:
 
"微信是中国最大的公众社交平台之一,是微信世界所有规则制定者,掌握着对数亿用户的生杀予夺大权。在它的世界里,我们应该是公民,而不是臣民;在这样的世界里,不应该存在上帝之手,应该广泛邀请公众,一起来公开公正的制定规则。 制定规则者更应遵守规规则,否则规则就会成为写在纸上的道德教条,毫无约束力。"
 
在商业环境中,企业追求所谓的公开公正公平更像是一厢情愿。当下遭微信封杀的账号和第三方服务平台很多很多,比如淘宝、支付宝红包、天天动听、网易音乐、今日头条、虾米音乐、微软小冰、优步、来往等等。就在本月,微信宣布关闭易购等多家微商平台,同时对通过微信公众账号、微信支付实施高额返现返利行为的账号实施永久封号处理。
 
因为诱导分享遭微信封禁的故事常年发生,微信也在公众平台中植入了对诱导分享内容的自动检测和提示功能,防止公众号因不熟悉规则而被屏蔽等等。
 
令人可怕的是,腾讯对这些规则拥有“神圣不可侵犯”的最终解释权,合作伙伴只能无条件遵守,一不小心就会被杀无赦,这也是把微信当成重要营销平台的广大企业主面临的集体宿命,否则只能退出游戏。对于理性的企业主来说,朋友圈作为当前主流营销推广渠道之一,需不断调整适应各种游戏规则,不宜冒然冲撞,小不忍则乱大谋。
 
当下商业公司搭建的强势公共平台,天生拥有不受约束的无量裁定权,长期不存在强有力的制衡机制存在,就算有滔天指责充其量只是道德和舆论施压,在商业利益面前通常归于虚无,易到也是如此。
 
百度算是个案之一,由于魏则西事件海啸般冲击,导致其在搜索结果上受到较为严格的公权力管控,如推广页面只能占搜索结果的三分之一等,还需标注为广告字样等,算是公权力部门对平台的游戏规则上了一道紧箍咒。
 
孟子云:“惟仁者为能以大事小,惟智者为能以小事大”。腾讯虽身强力壮,但不宜恃强凌弱,以大欺小,而要以诚信有礼的态度对待小伙伴,否则很容易触犯众怒,给自己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易到势单力薄,与巨头相处时多处于被动受制地位,因此就要开动脑筋,灵活处理与巨头的关系,如果躁动妄为,很容易招致灾殃。
 
通常来看,此事很快就会平息,对微信帝国的影响微乎其微。对于易到来说,创始人周航发公开信、公司员工朋友圈集体刷屏、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动用网红直播,贾跃亭声援等等……易到把几乎把所有能用上的发声渠道都用上,借势营销倒是赚取不少关注度,但在批完腾讯后,如何能能得到更优的解决方案,考验双方“仁”与“智”博弈。(完)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