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思亮 > 酒店数据疑注水严重:美团激进扩张或成乐视第二?

酒店数据疑注水严重:美团激进扩张或成乐视第二?

元旦假期刚过,美团点评住宿事业部抢先发布2017数据报告,显示2016年12月31日,美团点评住宿业务单日入住间夜超过100万(不含钟点房),其中预订比例超95%,团购比例不到5%,美团认为该数据再创中国在线酒店预订行业的最高纪录,仅次于覆盖全球的预订网站Booking,全面碾压国内竞品小伙伴。

令人尴尬的是,全线飘红的亮眼数字背后,难掩美团曾存在多次刷单被曝光的不良案底。此次高企的数字背后,同样有不少人质疑是刷单,以及通过注水严重的间夜量计算方式促成,美团业绩可信度已形成“狼来了”边际递减效应。

联想到美团不久前为解决支付牌照,斥资近13亿元收购钱袋宝,与腾讯闹翻再到亏损严重的情况下仍然投资爱鲜蜂等等一系列大手笔,美团在资本寒冬的不利大环境下,不计血本把业务战线越来越长,其目的无非是做大估值,进而与投资人豪赌上市,越来越像第二个乐视。

  刷单已成黑色产业链

刷单在电商及O2O行业早已不是新闻,淘宝京东刷单冲量现象屡禁不止,大众点评从2005年10月与美团合并,刷单乱象也成为一大顽疾,多次被媒体曝光的刷单金额令人触目惊心。

美团官方虽承认刷单现象的存在,并对刷单行为“零容忍”,除了内部稽查,美团点评也一直配合公安、工商来联手打击刷单团伙,但这些努力与疯狂的地下刷单产业链相比,仍是杯水车薪。

《新京报》曾报道自2006年7月以来,一个70余人的团伙勾结数十家入驻店铺和美团内部员工,利用平台退款结算流程进行刷单诈骗,1其中仅在美团刷单10天就牟利500多万,即使以每单百元计算,也有5万单是刷出来的。

2016年央视3.15晚会曝光一个连地址、店面都虚构的蛋糕店,却收到“交通方便很好找、店家人很好、师傅手艺一流”等等荒谬评论,仅仅四五个小时,虚假店铺积累了101个好评,综合评价从0变为三颗红星。央视评论员对此评论称,美团“刷好评”已经成为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正逐渐侵害着消费者的利益。

《南方都市报》曾报道“网络商家营销推广”店铺随意出租美团账号,不同等级有不同的价格,其中“V1=1元,V2=2元,V3=5元,V4=7元,V5=10元,V6=20元”。无良店家还扬言道:“账号都是真实手机号码,可以通话可以接收信息,账号异常被封状态联系下我们,分分钟搞定”。

《扬子晚报》也曾报道90后小伙周某,利用美团公司的结算漏洞,伙同多家美团点评商户,采取在结算日前一天夜里大量购买目标商户的消费券,于结算日凌晨全额退款,然后商户立即歇业或中止与美团合作,致使美团公司在下一结算日无法向商户收回欠款,一夜损失近30万元。

在神通广大刷单产业链中,只要肯给钱没有什么不能刷的,通过刷单迅速提升网店信誉,已成公开秘密,也能让美团的交易额全线飘红,然后背后却是虚假繁荣,不仅严重透支美团的信用额,也是投资人谈及色变的头疼问题:此次美团披露的单日入住间夜超过100万,真实度究竟有几何?

值得一提的是,美团点评此次披露单日入住间夜超过100万,单独备注“不含钟点房”,显示美团已经抛弃此前间夜量的统计口径,回归市场公认的OTA统计口径。在传统OTA的统计口径中,一个间夜必须是正规度假和商旅房间的一整天住宿,零碎的钟点房往往不纳入间夜量的计算范围,但美团此前不愿遵循这一规则,由此披露出的数据难以服众。

比如美团点评公布的间夜数中,到底有多少是钟点房? 要知道,以钟点房一次开房4个小时算,一天最多可以达到6个间夜,如果美团在统计口径上打擦边球,造就高间夜量、高增速的业绩假象,也是变相的数据灌水。

事实上,美团酒店飘红的数据表现并未能取得投资人欢心。早在2016年8月,美团就在筹划分拆酒店业务并进行独立融资,最近半年来也披露了多份节假日亮眼战绩,但依然没有传出融资成功消息,也从侧面看出资本市场并不太认可其业绩表现。

或成第二乐视?

美团通过各种手段放大交易数据,通过四处收购,分拆业务等手段拓展商业布局,希望以此来扩大公司整体市值,孤注一掷的心态在当下的资本寒冬加雾霾笼罩下,前景可能性越来越渺茫,逐渐滑向第二个乐视漩涡。

乐视败于贪多嚼不烂,非理性斥巨资进行过多元化业务布局,汽车,手机,体育等皆为烧钱无底洞,短期内难以盈利,导致出现可怕的资金链断裂,进而带来一系列灾难性后果,至今仍在死亡线上挣扎,前途未卜。

近几年,美团商业版图扩展到店餐饮、外卖、电影、酒店旅游、KTV、婚庆、美容等多个领域。但无论哪个业务板块都没有形成强有力的护城河,强劲的竞争对手随时都能将其撕碎,比如在外卖领域,美团竞争对手是百度外卖和饿了么,电影票领域,有淘宝电影,微信电影、百度糯米、格瓦拉等;在酒店领域,则有携程和去哪儿两座大山。

2016年7月,美团声称酒店旅游业务已实现整体盈利,却没有得到市场多大认可。9月业界传出携程收购美团酒店的传闻,很快遭到携程CEO梁建章否认,他认为携程投资的企业以盈利为导向,美团酒店已盈利是伪命题。

具体说来,美团酒店培养的是“价格敏感型”消费群体,且利用巨头们对低星市场的“不在意”,然而携程已加强在低星市场的投资力度,同时去哪儿网等本就在低星市场在与美团酒店竞争,于此同时,微信的酒店预订切入口、百度糯米,包括艺龙均已经进入该领域。可见2017年,美团酒店的竞争压力势必会越来越大,十分考验美团的造血能力以及融资能力。

2016年7月,美团CEO王兴首次提出中国互联网刚刚进入“下半场”。他认为智能手机用户飞速增长的红利时代已经基本结束,接下来的“下半场”考验的是真功夫:能不能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创造更多的价值?这需要不一样的增长模式,不一样的组织能力,以及不一样的商业模式。

当下美团似乎也在复制乐视的老路,通过疯狂烧钱收购的爱鲜蜂与钱袋宝等多个新业务,短期内盈利的可能性都不高,或是盈利能力不足,这势必考验美团在2017年获得融资、控制烧钱速度,以及提高上市估值能力。如果资金链出现危险,美团很可能再将成熟业务割肉输血,就像猫眼电影20多亿元卖给光线控股+光线传媒那样,酒店业务也不排除成为第二个待价而沽的肥肉。

笔者很不愿看到美团重蹈乐视覆辙,以及酒店业务无奈割肉出售导致丧失成为独角兽的可能。然而美团长期的假想敌之一是美国Groupon,目前估值不过20亿美金,市场想象力空间有限。可见从酒店业务元旦业绩大放卫星,到无理性业务扩张所带来的大裁员问题,也宣告美团激进的“大跃进”实践已渐入尾声,接下来游戏规则势必要面临改写。

在中国互联网竞争下半场,如果美团不是通过提升服务和价值造血,还寄希望用真假难辨的数据,以及非理性烧钱收购堆出的市场估值对赌上市时间窗口,不仅难以打动挑剔的投资人和苛刻的资本市场,也很容易面临集体崩塌的危险。(完)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