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思亮 > 黑产刷单泛滥,月亏1亿美元:美团打车烧钱游戏还能玩多久

黑产刷单泛滥,月亏1亿美元:美团打车烧钱游戏还能玩多久

3月21日,美团打车登陆上海市场,虽然上线当天就遭到上海市交通委等多部门约谈,但向乘客狂撒多张优惠券,向司机开出“0 抽成、每天 600 元保底”大诱饵还是吸引不少用户。这种优惠力度在精明著称的上海显然有更好的效果。

美团自己公布战果,上线两天日完成订单量就超过25万单,第三天日订单量已突破30万单,占上海三分之一以上市场份额,可谓“战绩喜人”。

然而有媒体调查后发现“捷报”更多是死灰复燃的“黑产们”再次兴风作浪产物,他们重旧业刷单攫取巨额不当收益,营造出迷人的虚假繁荣幻象,同时还滋生套牌车等违规行为,令人揪心。

卷土重来的黑产们

2015年Uber在国内开辟市场之际,曾对司机推出各种高额补贴活动,衍生出一条龙的刷单黑产服务。有媒体报道通过与刷单者合作,不法车主不出车每个月也可从Uber领取3万-5万元巨额补贴,除去分成,车主每月可以获1.5万-2.5万收入,部分职业刷单人的收入则超过10万。

由于订单量和公司的估值息息相关,Uber对于中国市场刷单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虽然虚假繁荣的订单量能获得美国投资者青睐,却很难打动中国资本市场,募资计划频频受挫,间接导致败退中国市场。

Uber当年的血泪教训,美团今天还在上演相似的情节。东方网日前调查发现,一些美团打车司机为了多拿补贴频繁刷单,甚至还滋生了专业帮人刷单者,有司机自称刷完单后要把从美团赚的钱跟对方五五分。还有老司机自爆“十单中有四五单是刷的”。虽然美团采取了罚款等措施,但各类刷单行为依旧存在,还有无良司机为拿更多补贴,甚至将乘客半路抛下。

众所周知,违背市场规律的激进补贴很难持续,通常几个月便会退场,发生在2013年前后的网约车激进价格战同样如此。不少美团司机也趁着现在补贴力度大,拼命多刷单薅羊毛,多名美团打车司机均称,美团订单量在不断增长,但其中存在不少是司机的刷单量,美团为补贴司机频刷单比例或超40%。

有美团车主大谈刷单经:“第一天基本很多人都是一个多小时才接到一单,哪有那么多单?算司机量来说,这也不太对,大家基本上就是互相帮忙,你缺个几单,我缺个几单,相互之间就补上了,而且基本不用花钱,注册乘客端就有补贴。”

不仅刷单泛滥,美团还存在不少违法网约车新政的黑色产业链。当前美团正在大量招募司机,有不少司机认为美团现在不会查得很严,进而滋生大量违规行为。一位从事网约车已近4年的司机自爆一般外地车辆改沪牌只需400到600元,他还展示美团打车一个上海司机QQ群,群内公开写道:美团超龄车,不达标车,外地牌改本地牌,统统解决,驾龄不够三年的,统统搞定。

车主如此猖狂的薅羊毛主要源于美团开出的过于丰厚报酬。据了解美团车主奖励不仅包括“翻倍奖”、“连击奖”、“保底奖”还可相互叠加,如果车主每天完成有效订单 10 单,保持 10 小时在线,且每6天取消订单不超过十单,就能达成“保底奖”,即当日车费不足 600 元,美团会直接补齐至 600 元;若车费超过 600 元,还会额外奖励 200元。

美团打车不惜血本的疯狂撒钱,显然是想从滴滴、神州,易到、首汽上演虎口夺食戏码,争抢宝贵的司机与乘客资源,重新点燃激进补贴大战也在很多人情理之中。然而时过境迁,当前网约车风市场竞争已进入相对平稳相持阶段,美团重启危险刺激的消耗战,势必要得到资本市场重金加持,美团自称为迎战已准备10亿美元保底资金,上不封顶。但好像10亿美元也烧不了几天。

月亏1亿美元的疯狂游戏

笔者曾在去年写过《IPO前再度疯狂:为什么美团做打车很不靠谱?》认为,打车业务更像是美团商业布局多一处流量入口和想象空间,成为冲高IPO前估值的试错产物。

美团CEO王兴日前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时说,虽然在出行领域还是新玩家,但美团目标是拿到三分之一市场份额。滴滴CEO程维却对美团的野心波澜不惊:中国有350个网约车平台,美团上线打车,多一个竞争者而已。

美团上线打车业务,主要是想打通餐饮、休闲娱乐、酒店预订之后出行环节,听起来是一个还算通顺的逻辑,但自从去年11月正式实施的网约车新政,规定网约车需要与出租车服务有所区分,就只能走偏高端路线,价格自然需要上调。美团此番大打价格战,网约车市场仿佛又回到2012年前后的野蛮竞争时代,美团当下却难以招架各种刷单行为,还导致黑色产业链死灰复燃,显然不是可持续发展之道。

有媒体从几位美团打车司机交流后了解到,美团打车在上海每完成一个订单,亏损就达40元,这其中包括司机端的各种奖励约26元,以及用于吸引乘客的“立减14元”的拉新券,照此计算,等到美团打车订单规模到达50万,仅在上海一地每月亏损预计达1亿美元,这还不包括广告、营销、技术、人力等成本费用。

美团此番通过明显违背市场价格的超低价,而不是高于现有市场水准的优质服务抢占上海等主要城市,还因监管不力导致滋生套牌车等违规行为,不仅在商业上难以持续,也对社会产生不小的安全隐患。

在现行网约车新政约束下,网约车市场已是门槛很高的资金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行业,需保证一定量的服务规定的车辆和司机资源,以及强大的运营调度能力,如此才够保证乘客的优质体验。不断涌入的新玩家通过短期撒钱圈来乘客和司机资源,如果没有辅以高效的运营服务体系,尤其是资金保障,很快就会如鸟兽散,易到就是明证,希望能给初入网约车行业的美团及其他小伙伴们敲响警钟。

笔者认为,在中国各大中城市,无论是打车、租车还是网约车市场,其竞争远未达到充分程度,期待美团等更多小伙伴加入合法合规市场竞争,而不是雁过拔毛式的野蛮无序竞争,短期为车主和乘客带来竞争红利,长远却需要他们付出更加昂贵的代价。(完)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