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思亮 > 复盘搜狗与百度的4年恩怨:他不生产流量,只是流量的搬运工

复盘搜狗与百度的4年恩怨:他不生产流量,只是流量的搬运工

时下正值暑假,北京不少火车站附近盘踞大量名叫“医托”的不法群体,他们每天紧盯那些带着走访名医初心来北京寻医问诊的全国各地患者,然后诱骗至事先勾兑好的医院或医生处就诊,赚取大量黑心钱,却导致不少病人上当受骗,除了浪费大量钱财,也贻误治疗时机。

传统医托广泛存在线下,谋财事小,害命事大。线上的医托行为则被称为“流量劫持”,同样以牟取利益为目标,他们干的活并不比医托高明,比如输入法劫持搜索引擎。

劫持4年多流量

最近几年,不少人使用搜狗输入法在百度搜索框输入关键词搜索时,会发现搜狗输入法自动弹出与搜索关键词相关提示词,如果不小心点击其中任一下拉提示词,搜索页面会自动跳转和切换到搜狗的搜索结果页面,而不是百度提供的搜索结果,导致搜索体验和结果大不同。

笔者发现,搜狗自称该项功能属于创新技术,但该技术通过百度等搜索引擎激发相关功能,导致笔者每次使用搜狗输入法检索百度都得小心翼翼,担心页面不知为何突然跳转到搜狗,还得复制关键词重回百度继续检索,浪费时间不说,也伤害使用体验。

搜狗输入法此举被百度和神马搜索称为“劫持流量”,二者认为搜狗此举违背公平、诚实信用的商业道德,干扰了网民对搜索产品的正常使用,一纸诉状将搜狗告上法庭,其中持续4年的搜狗百度流量案以搜狗赔偿50万元和道歉告终,神马搜索则在今年4月以搜狗非法劫持流量为由,向其索赔损失1亿。搜狗却认为“搜索候选”是改善用户获取信息路径的一大创新,海淀法院一审认为将输入法功能扩张到搜索领域的做法本身在技术上具有创新性,也是输入法技术发展的趋势之一,搜狗还将输入法与搜索引擎技术相结合的技术申请专利。

但从北京海淀法院二审判决结果来看,搜狗劫持百度搜索流量由来已久,如同“我们不生产流量,只是流量的搬运工”,其推出“搜索候选”功能名义上是创新专利产品,却在一定程度上干扰用户体验,二审败诉即为明证。

搜狗和百度在输入法和搜索市场均存在高度重合的竞争关系,笔者无意判定谁家的产品更优秀。但用户输入法选搜狗,搜索选百度,都可视为理性选择的结果,应予以充分尊重,如果一方采用当年流氓软件的野蛮推广方式,显然会伤害到用户自由选择权,损人利己的商业行为也很难持续。

事实上,不少网友也对搜狗输入法此举表达不爽:

拿出“小独角兽“气魄来

原本想打开的A网站,莫名其妙却被跳转至B网站;想下载A软件,安装后却是B软件;打开一个APP,弹出的广告让人心乱如麻,不胜其烦。。。这些都是流量劫持伤害用户的表象。

流量劫持早不是新事物,今年4月举办的“手机流量劫持不正当竞争研讨会”上,有观点指出流量劫持是指通过技术手段劫持本应属于竞争对手的用户流量,诱导用户使用被告的产品或服务,并对消费者产生实质影响,属于对被告自身权益正向的增加,通过技术手段对其他经营者的产品和服务进行的定向加害和妨碍破坏的行为,本质与医托大同小异。

众所周知,百度在中国搜索市场占据7成左右市场份额,长期是中国网民的搜索首选,也是超级流量入口之一,长期处于流量被劫持的重灾区,这些医托式的劫持流量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也影响用户体验和选择权。

搜狗输入法冒着伤害用户体验风险劫持百度和神马流量,背后也反应出搜狗对输入法变现的焦虑。搜狗CEO王小川在今年第一季度财报发布时仍强调继续扩大搜狗输入法市场份额和探索商业化,认为输入法可以帮助搜狗做好用户的跨向精度,向信息流和互联网金融等业务发展,可见输入法已成搜狗其他业务实现变现的工具之一,战略价值不可小觑。

笔者发现,虽然海淀法院早在今年5月底二审判搜狗败诉,然而百度却表示从终审判决生效迄今一个半月以来,搜狗拒不履行判决赔偿及道歉,且始终未停止恶意劫持行为,百度只得向海淀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让不少人咋舌。

有人吐槽对此道:诚信在中国商业环境中属于稀有产物,正因为太珍稀,商人们都不舍得用。

搜狗已于去年11月赴美上市,营销不能再玩搭便车野路子,耗时4年之久的百度搜狗诉讼大战应该能为行业树立一个正能量典型。笔者也建议搜狗能直面海淀法院终审判决结果,痛定思痛,不宜再以“软件产品改动需要技术实验和时间”为由拖延执行时间,拿出“小独角兽“的气魄来,该整改就整改,该赔礼道歉就赔礼道歉吧。(完)

推荐 0